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张春:静水流深——倪俊冬楷书印象
2014-12-25 21:45: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02年左右关注硬笔书坛的人,对倪俊冬这个名字和他的书作应该都不会感到陌生,当时的倪俊冬先生以一手魏晋小楷和王铎味的行书驰誉硬笔书法江湖。几年后,倪俊冬先生又以其风格独特的魏碑楷书崛起于毛笔书坛,其作品越来越被人关注与认可。
  2002年左右关注硬笔书坛的人,对倪俊冬这个名字和他的书作应该都不会感到陌生,当时的倪俊冬先生以一手魏晋小楷和王铎味的行书驰誉硬笔书法江湖。几年后,倪俊冬先生又以其风格独特的魏碑楷书崛起于毛笔书坛,其作品越来越被人关注与认可。
  
  还是让作品来说话,以其作品观之,我觉得倪先生毛笔楷书有古意,清气,雅韵,静味。今试述之:
  
  一、古意。楷书难写,难于精工,更难于精工中透古意。楷书发展到唐朝,达至鼎盛,名家辈出,唐楷成了后世难以逾越之巅峰,欧褚颜柳成了后世书家奠基启蒙的取法对象,当今很多人甚至用毕生精力对之持抱不放,不断重复,直至灵性在自我重复中消磨殆尽。倪先生以法度森严,结体严谨的欧楷作为童子功,注重点画起收,学欧而不板滞,把欧楷写得颇具灵动之味,然而先生又不拘囿于欧楷,登岸舍筏,先生积极上溯楷书源头,向魏碑(特别是墓志)、魏晋小楷中讨得消息,这说明了倪先生对楷书认识的全面,我们常可看到倪先生常以中楷(5—6厘米)和小楷示人或参展,其味道亦在魏晋楷书和北魏墓志之间。倪先生在精研魏晋楷书和墓志时还注重隶书和行书的练习,于隶书得高古意,于行书得行意并贯注于其楷书之中,从而让他笔下的楷书高古而气韵流畅。倪先生楷书结体趋扁,扁的字形结体有古意,我们可以看到,倪先生取法上的高古,倾心于楷书发展的源头和发展期,笔下楷书中含隶意,显得含蓄古雅。舍近求远,上溯源头找水喝的学书理念让倪先生作品远离了庸俗而趋向高古。在品读先生作品时,我们会感到安详静穆,这正是其作品中古意的显现。
  
  二、清气。倪俊冬先生作品中有一种难得的清气。若以水土而论,倪先生久居雪国吉林,从小生于斯,长于斯,性情中自然趋于冷静,比常人多了几分思考。就作品而言,倪先生并没有在厚重拙大的造像,气势开张的摩崖,结体奇肆的碑碣上做过多停留,他更钟情于魏碑中的墓志一类。墓志体兼隶法而不失古雅,沉静奇崛而不失雄强,跌宕有致而不失法度,字法精巧,刻工纯妙,与技法精湛的南朝书法最为接近。近世,随着墓志的不断出土,人们取法也越趋多元,而倪先生以集众美的《张玄墓志》为学习墓志的敲门砖,并精研北魏皇家墓志,与魏晋楷书积极融合。他透过刀锋看笔锋,走笔上趋向自然,并不刻意用软毫去表现刀劈斧凿之感。可以说,倪先生于墓志中探得三昧,并由此旁搜远绍,然后加入自己的灵性思考,以清净之心,融北朝墓志、魏晋楷书于一体,结合得自然,和谐,在魏碑的天地里拓展出一片新的天地,走出了一条碑帖相融的路子。观先生作品,气韵生动,点画又极具质感,碑骨与帖韵在先生笔下水乳交融。让观者在看先生作品时,内心感觉不到拥堵,外形感觉不到臃肿,没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在浮躁的当下,倪先生用手中之笔给我们送来了他的腕下清风。
  
  三、雅韵。我看过倪俊冬先生十届国展获奖提名作品,在当今一片拼接、做旧的展览作品中静静地如莲花之绽放,没有过多装饰,没有过多拼接,没有过多印章,于纸色选择上朴素大方,纸上只是画画界格,用这种最朴素,最简单的装饰方法,写了,投了,获奖了,一切就这样简单。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在作品品读中可见作者书写之自然,不是故作仪态,只静静写去,素雅,简净,不是逸笔草草,笔墨狼藉,而是秀雅中透出浓浓书卷气,在线条处理上细者不弱,尖者不瘠,丰者不滞。把魏碑写得如此之雅,试问当今之世,几人能为之?当今书坛,习魏碑者众,又有几人能于此中得其雅韵呢?浊气满纸,醉抹狂涂,乱头粗服,支离变形反而成了他们不能致精微的借口。倪俊冬先生先生在习魏碑之初对此显然是有考虑的,一则先生得力于魏晋楷书,瓣香钟王,浸淫有年,自趋高古,二则先生在墓志取法上更趋近于北魏皇家墓志(北魏皇家墓志,又称“元氏墓志”,因北魏孝文帝时期改“拓跋氏”为“元氏”而得名)。由于元氏家族得天独厚的地位,使得其死者的墓志在选石、书丹、镌刻等方面都与众不同。大体而言,其选石考究,书写恭谨,镌刻精到。正因为墓主身份的尊贵,因而在书法风格上主要表现为平正、温润、和谐、典雅、秀逸、美观,有一种皇家风范,气象自是雍容。取法之高,使得倪俊冬先生作品自然远离伧俗,而自有雅韵。笔画精到,气韵流畅,气象典雅,装饰素雅,这也许是倪俊冬先生近些年来能获得国展评委认可,并连续入展获奖的原因之一吧,
  
  四、静味。在书法上,很多人对“驰毫骤墨剧奔驷,满座失声看不及”,“投笔抗声连呼叫”者颇为嘉许,认为其功底深厚,而对持清净心静坐书写者不以为然,这实在是极大的荒谬。怀素当日笔墨精熟,而且书写中还带着很大的表演意味。而观倪俊冬先生作品,我更愿意相信,窗明几净,先生缓研青墨,徐舒宣纸,如对至尊,端坐凝神,静心而书。这样的书写,使先生笔下远离了燥性、火气、俗气、江湖味。这种静意的书写,不是停滞,不是呆板,这种静实则是一种静水流深的静,如广阔浩大的江海,水面无波而实则暗流潜涌,运行无息,这样的书写,使观者可以细看,心中产生的不是天风海涛般的激荡,而是清风徐来,心底产生怡悦的美感。倪先生用笔简净,以简驭繁,注重字中笔画粗细长短之调整,字形大小之变化,这变又是一种微妙的调整,不细心体察是难以看出的,结体一任自然,长短各尽其态,单字各逞其势而字与字之间又气脉相通,实是难能,加之章法上的舒朗,让人观之产生秋鹤翔空,冬林岑寂的联想,使观者在品读时多了一份心境的静态抚慰。
  
  先生软笔硬笔兼善,十届国展获奖提名,很多人为之惋惜,但先生泰然处之,一笑了之。曾与先生聊天说起此事,先生说,再沉潜,再精研。相信,以倪先生清净之心,对书法持抱不放的执着,其艺术河流必将更加静水流深。
  
  2014年8月28日观倪俊冬新作有感
  

  

相关热词搜索:倪俊冬 楷书印象

上一篇:刘志安:得六朝古法 书素雅心灵——倪俊冬书法赏析
下一篇:傅德锋:澄心静虑法趣兼融 ——我看倪俊冬书法

频道本月排行